农村gay小说:婚礼上,我暗恋的新郎搂住了我

农村gay小说:婚礼上,我暗恋的新郎搂住了我

今日封面来源:(小红书)大可

图文无关

卢亭:喜欢是那个抓不到追不上的年少,心动的朦胧带来欢愉与心酸,爱上那个他是命中注定的生劫,遇见了,也就无悔了。

农村gay小说:婚礼上,我暗恋的新郎搂住了我

作者:明明转载知乎「明明真实故事本文约3千字,阅读时长2-3分钟

我出生在一个普通地道的农村家庭,刚刚记事起,就会和父母学会下地插秧,拔花生,揪棉花,扬稻谷。

嘿嘿,但是调皮的的我总有办法逃过一劫,只要说自己想去学习,父母就会让我不用做劳动,是的,和很多原生家庭一样,爸爸妈妈总是很爱我,把最好的吃的给我,最好用的给我。

但同样的,父母也会对我有很高的期望值,我有一个哥哥,哥哥学习成绩一直很差,父亲就会把所有的期望寄托在我身上,我必须聪明,我必须懂事,我必须每次考试都考的很好。

父亲以前是数学老师,于是每次放学以后的家庭作业父亲都会亲自教我,可是我天赋不高,很笨,简单的题目教多次有时候也不会,于是父亲的巴掌,筋条就成了家常便饭。

记得最清楚的那次。

父亲教我“你手里有8个苹果,我吃了2个,妈妈拿了2个”你手里还剩下几个。

我掰着小手一下一下的数着,生怕数错,最后还是少算了1个,父亲的巴掌就一下打在我脸上,我一下蒙了,不敢哭,就呆呆坐在那儿。

父亲更加严厉的大声呵斥我:“这么简单的题目你都不会,你是猪吗?”。

我坐在那儿,不敢说话,心里是颤抖的,那时我才5岁,父亲更生气了:“今天不给我算出来今天不准吃晚饭”就气冲冲的走了出去。

晚上,我自己一个人坐在小黑屋默默的流泪,母亲就偷偷的把蒸好的包子拿到我手里:“乘热吃了,你爸就这脾气”。我拿着包子,塞进嘴里,混合着眼泪,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。

以后的日子里,只要是小事犯了错误,父亲就会拳打脚踢。

于是小时候的我变了,我要学会在父亲面前怎么样才能做一个好孩子,怎么样母亲才不会失望,我逆来顺,所有的事情,委屈,想法只能一个人慢慢消化,这时我6岁。

那时候我还经常喜欢和小女孩子玩,像个大男孩子一样和隔壁的小妹妹说:“等我长大了,一定会娶你”,有点小男子汉的气质,和她玩过家家,我演“爸爸”,她演“妈妈”。

一切的变化都在7岁那年,我们村搬来一个大哥哥,平时对我们几个比他小的小朋友特别好,带我们去捉知了,挖泥鳅,扔沙包,踢毽子,还经常买冰袋和“唐僧肉”给我们吃。

时间久了,我们村的小朋友都特别喜欢他,暂且叫他兵哥吧。

记得有一天,天气很热,知了不停地叫着,火辣的太阳仿佛要烧着了整个大地。兵哥找到我对我说:“小哲,来我家吧,哥哥有冰袋在家”,出于长久的信任,我就去了。

兵哥的父母这时候正在地里插秧,家里就我们两个,进了家门儿,他就说天气真热,于是脱得只剩下裤衩,给我拿了冰袋,我就在旁边自顾的吃着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忽然从背后抱着我,我感觉像全身触电了一样,站在那儿不敢动,然后他就开始摸,逆来顺受的我也不敢反抗,生怕他也打我,后面的事不言而喻,就这样交出自己的第一次

晚上回家,我也不敢对父亲和母亲提起,那时候对这方面也没用太多的理解,只能封闭自己,不对任何人说起。

这位大哥哥对我的行为也一直持续到我四年级毕业。

我多么想,我真的想能有个人出来保护我,我不想被他做那种事情,我心里呐喊了无数次,但现实总是让人窒息绝望的,没有任何人,父亲母亲很爱我们,给了我最好的吃住,我却没法开口,父亲对我的责打还在继续,我只能选择沉默。

THE END
【农村gay小说:婚礼上,我暗恋的新郎搂住了我】的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