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的篮球投进了我的心里,却又消失不见

他的篮球投进了我的心里,却又消失不见

(图片与本网无关)文|Ryan

这是粉丝Ryan的投稿。那年,刚刚毕业,从封闭的校园来到一个相对单纯的小岛上,第一次遇见了让他动心的人。彼时,尚未看到复杂的社会,心思纯净,“爱情”可以只是一场球,一顿饭。后来,他看到的“爱情”与太多的必要条件绑在了一起。

他说,这是他人生中一场最接近“爱情”的爱情。

成年人的世界从来不简单,“爱情”也不会像校园时期那么单纯。如此,一段青春懵懂的“纯爱”才令人良久回味,并怅然若失吧。

欢迎阅读

现在想起来,我不知道那算不算是爱情。我只希望每天可以见到他,一起玩耍、说话,远远地看着他笑就会很心安,很快乐。那时,我还只是朦胧地察觉到同性对于自己的吸引,一种发自内心的迷恋,那种单纯的喜欢与肉欲无关。就像春天的傍晚吹过来的一阵暖风,带着沉醉的气息。

遇到他是在一个燥热的夏季,那年,大学刚毕业,在上海崇明岛的一间工厂实习。

一天,在回宿舍的路上,被前面一个高高瘦瘦的背影所吸引。一直目送他走进了304宿舍,我住310,中间隔着几间房。

此后,每天经过他的宿舍时,会忍不住往里看几眼,想知道他在做什么。

一次,又路过他宿舍,正往里面看,恰巧他也抬头看到我。四目相对,那是一张似曾相识的脸。感觉像红楼梦里,宝玉第一次见到黛玉的场景,仿佛故人,久别重逢。

当我诧异的时候,他对着我微微一笑,漏出一口洁白的牙齿。那时,刚从学校进入社会,身心正在经历社会的毒打,他的出现像一场暴雨,解救了一条被泥土困禁已久的鱼。

我们开始熟悉起来,知道了彼此的名字。我戴了副眼镜,他就只叫我眼镜。而我不知道什么称呼合适他,所以在一块玩的时候,竟然都没叫过他的名字。

他喜欢打篮球,每次下班都会叫上我去操场打球。我篮球打得很烂,但当我们两个人分在一队和其他人对抗的时候,我竟然也能投进去一两个。每次进球,他都会自然地拍拍我的肩膀,笑容中充满了赞许和鼓励。

没人的时候,我们俩就练习带球过人,有时,他做出各种耍帅的动作,还让我在旁帮忙抓拍。然后跑到我跟前,看我给他拍的投篮照片,憨憨一笑。这些照片,我都偷偷传到了QQ空间,像一封来自远方的家书,看完后就珍藏在箱底。

月底发工资的时候,他约我去外面吃饭。两个人点了几个菜,要了几瓶啤酒,东拉西扯。四目相对,就有一种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幸福。现在已经想不起来那晚的饭菜了,唯有他的眼神、笑脸烙印在了心口。

世间的爱情不过如此吧,和喜欢的人在一起,抬头就是他宠溺的眼神。

吃完饭,我们去彩票店各自打了一注彩票,又去买了点零食。沿着江边大堤的公路,骑车回去。我暗自想着,如果中了头彩,要给他在我的小区买一套房,这样就可以经常见到他了。

问他,如果中奖了,会用这钱做什么?他说,要买成烟花摆满江的两岸。我望了一眼被月光铺满碎银的江面会心一笑,江的那一边是路灯的点点灯光,好似烟花一样绽放。

厂门口有一片橘子园,秋天,橘子熟的时候,同事们就开始光顾那片橘子林。有天下班,吃完饭去他宿舍找他,他招呼我坐下,看会电视等他。我问他,看啥电视剧?他对着我说,“我们结婚吧”,当下,我感到了心动,如果这句话是对我说的,那多好。

吃完饭,我骑电车带着他去了橘子林,他用手扶着我的腰。潜入橘子林后,我跟在他后面,走到一颗树下,他顺手摘了一个。我说,也不知道甜不甜?他把橘子皮剥开后,把一整个橘子塞进了嘴巴,脸上露出一副夸张的表情,把我逗乐了。

摘了一兜后,我们坐在江堤上,边吹着江风边吃橘子。然后,翻过江堤,沿着江边散步。螃蟹从水里爬到岸边,听到脚步声纷纷往水里爬。我对他说,实习马上结束了,我就要回家了。他说,你走了我怎么办?月光下,内心虽千万个舍不得,却无从说起。

回去的路上,他骑着车,哼起歌来:如果全世界我都可以放弃,至少还有你值得我去珍惜……

他说,以后路过我的老家,可以顺道来看我。当时我不确定他是否喜欢同性,所以心里并没在意,或许是因为我就要离开了,他在安慰我吧。他说,你走的时候我去送你。我笑着回答,好啊。

离开的前一天,我告诉他,“明天上午十点半从宿舍出发。”他回了我信息,“我八点去车间请假,然后来你宿舍送你。”

第二天早晨,我提前打车去了车站。路上,我给他发消息,“看错开车时间了,所以提前走了。”我想象着他看到信息时的失望神情,但我不愿意让他看到我离别时的伤感神情。

几个月后,他给我发信息,说他出差路过我工作的城市,我当时恰好回老家参加婚礼,阴差阳错,竞没能见上一面。

他是不是同志一直是个谜。后来,通过朋友圈,知道他结婚了,又有了一个可爱的小闺女,就不忍心再去打扰他,就让这段人生中最接近爱情的“爱情”,永远存在心底吧!

我们相遇的短暂半年里,没有甜言蜜语,没有牵手,没有亲吻,更没有身体的接触。这只是一段埋在我心里的朦胧情感,十几年过去了,每每想起一起酣畅淋漓打篮球,一起在月光下的江堤散步,脸上还是会浮现出不易察觉的微笑。

THE E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