尹光磊:儿女情长(散文)

文/尹光磊 标题:《儿女情长》

尹光磊:儿女情长(散文)

忽然间儿女都离我而去这个事实,着实令我愣怔许久,伤感许久。

我发现院子里各种树木的花开花落都是很快的,譬如樱花树、海棠树、山楂树,有的似乎还没有完全枯萎便飘落了;树叶的凋零也是一样,好像还没有完全变黄便委身泥土,再也回不到那伸展的枝丫上,令人喟叹:“见一叶落,而知岁之将啊!”

我觉得自己当儿女还是此刻的事情,平日里虽然忙碌不休,可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,人生哪些责任不容耽搁。父母高兴,因为他们诸事如意;我也高兴,因为我觉得自己还有担承。货币商人的角色,摆弄文字的雅好,只觉得生活非常充实。

想当年,在人生无路的时候,母亲让我去学木匠,这门手艺当时在农村很吃香,我却没什么兴趣,瞪着眼睛在家奇想天开。

父亲多年在农村乡镇工作,写一手好字,有天赋有才智,早年却被祖母逼迫退学结婚生子,母亲在家务农。他们抚养四个孩子日子过得很艰辛、拮据与无奈。

我行我素,因为我找到了一种改变的方式。虽说艰难,可我也不曾饶过岁月。

我的儿女听来像是在讲故事。做木匠多累呀!太奶奶的做法在我们看来是对的!兄妹之间要多帮衬!爸爸原来是一个有故事的人……

女儿小的时候很瘦弱,但很少见她哭闹,从小就是个懂事的孩子。上初中时,便出落成身材修长、容颜姣好、性格开朗的大姑娘。她好学上进,谈吐脱俗,我常买些课外书供她阅读。那时候,她爱读诗歌、名人传记之类的书籍。每当亲朋好友聚在一起,赶上合适的话题,她就会兴致勃勃地给大家讲一段名人趣闻,还时不时地夹杂着一些内蒙西部的特色方言,活灵活现,大家听得趣味津津,笑声阵阵。女儿性格比较外向,充满活力,但并不浮躁。

很长一段时间,我下派挂职,工作比较辛苦,女儿常从呼和浩特打来电话问候我,还时常跟我交流她的阅读感、学习收获。记得2002年1月23日晚上,我在包头接到了她的电话,我静静地听着,突然间有些郁闷,有些伤感,还有20多天就到春节了,还是暖冬的天气,没什么变化。春节后我将到浙江挂职交流一年,对她的陪伴更少了,愧疚与不安袭上心头,我又失眠了。想起了女儿很多事情,有望子成龙、望女成凤的心切,但更多的还是祈福和祝愿。人生实苦,只要孩子曾经拼尽全力努力过,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过一生,就是幸福的人生。第二天,我起得很早,凭窗远眺,晨曦微露,万物初醒,不远处的绿地上人们在不慌不忙地晨练,我仿佛看见他们脸上安详柔和的笑意,看见草尖上闪闪发亮的露珠,我想,此时此刻,我的女儿正骑着自行车迎着朝阳意气风发地奔向学校……

女儿的大学是在广东珠海读的,2012年,她在北京完成了硕士研究生的学业,在华北电力大学学的是国际经济法。我当时以“减字木兰花”填一首词:“历经艰难,勤学苦读凭志坚。苦尽甘来,异彩纷呈贵平凡。还望登攀,京华央企谱新篇。处事唯谦,脚踏实地行路远。”女儿热爱工作,非常敬业,她的文字功底很强,这个优势受到单位领导肯定,她凭借个人扎实的努力获得晋升。

时间过得太快了,如今我也是姥爷辈的人了。记得女儿生大外孙女的时候,是顺产,我一直站在医院产房的门外,我想陪女儿度过生产阵痛的凌虐。待孩子出生,家人们把孩子抱出来,我还愣愣地站在那里。助产医生出来看到我说,你一定是孩子的姥爷吧?女儿一家如今定居北京,在漫长的二三十年里,我尽自己所能呵护她上学、就业、结婚,盼望她一切如意,心情快乐,现实安稳。

儿子生下来挺丑,如今却帅气多了,清秀俊逸,长长的睫毛下有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。他跟随姐姐到了北京,他妈妈一直陪伴在身边。他大姨从他出生到现在,也陪伴多年,从孩子的眼神流露和行为表达,可以看出他对大姨感情深厚。他的童年是快乐的,是他鼓舞了我,我的父亲的角色也是清晰的,一个充满了温存与爱意的存在。喂食清洗、嬉戏玩耍、答疑解惑、下棋对垒、旅行游玩……对他的童年时光我多有陪伴,对女儿欠下的在他身上补上了,我在儿子这里享受到了一种做父亲尽天职的快乐。

儿子从北京打来视频电话,眼角挂着泪花哽咽着说:“爸爸,我想你了!下次回来把象棋带回来,咱俩杀一盘……”我一阵心酸,继而高兴地应允着。

这份幸福属于我,是我真切的人生体验。于是,我拨通了我父母的电话,让他们也多一份欣慰,即使是母亲唠叨似的嘱咐也暖心啊!

又是周末的早晨,窗外树上秋蝉聒噪,不绝于耳,唱着夏的挽歌。静看一树树花开花落,连同飘零散落的叶子,凝眉深思。花开时的绚烂,凋落时的静美,回首过往,酸甜苦辣,驳杂种种,其实这又何须挂怀?人生不过是沧海一粟,只要我们真实地活着,真实地爱着,就不必遗憾。

父母仿佛一下子老了,迟暮之年,温恭直谅,留给儿女的好处说也说不完。儿女也长大了,该放手了,唯有阅读这个爱好如同一条隐形的纽带,将父女间的感情与默契紧紧联结在一起。生活就是读书,在感到迷茫无措的时候,以阅读沉淀心绪,在阅读中寻找人生的答案。生活总是充满搅动安宁的袭扰,烦恼事,伤心事,生气事,在岁月流转中接踵而至。所以要有好的性格,逢事有定力,在困顿窘迫的日子里挺直腰杆,在纠结难缠的事物中沉住心气。我尽量不跟儿女讲大道理,平心静气、有条不紊地做我该做的,我们这一代人信奉父母的身体力行是最好的教育,为人父母真的没有那么难。

在我大连居所的书房里有一幅画:一位长衫老者伫立山前凝神静想,和花树一样,保持笃定,似在思索,他在想什么呢?在时代洪流中,心里装着四季,后植草木,是一种活法儿。试想,躬耕金融寻常事,舞文弄墨总徒劳,倒不如当年听我母亲的话去当吃香的木匠。

作者简介:

尹光磊:儿女情长(散文)

尹光磊,祖籍辽宁康平,1964年生于内蒙古通辽。当过记者,199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,现在某银行供职。作品散见于《光明日报》《金融时报》《民族文学》《中国环境报》《金融文坛》《内蒙古日报》《草原》《海燕》《椰城》等多家报刊。著有《宝和轩文存》《尹光磊诗词存稿》和《金融琐记》等书。

THE END